欢迎来到南雄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除了墓碑上那行孝男美食美食

发布 / 2021年01月15日 03:01

来自 / 南雄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摘要:除了墓碑上那行“孝男:陈继伟,孝媳:蔡玲玲”之外,竟连一丁点纸钱灰都看不到…… 陈伯年纪大了,眼不好,耳朵也不灵,关键是头脑还经常糊涂。

陈伯有一个独生儿子,叫陈继伟,省城名牌大学本科毕业,现供职于省城一家科技公司。陈伯的老伴在儿子十岁那年就因病过世了,陈伯既当爹又当妈,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成人,供他上学,前两年张罗着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房,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城里媳妇。

因儿子母亲去世得早,陈伯对陈继伟是疼爱有加,舍不得打,舍不得骂。对于儿子,几乎他是有求必应,不过陈继伟倒也是十分懂事和争气,完全没有因为母爱的缺席而自卑或叛逆,学习上非常努力上进,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三名,终于在高考那年如愿被省城名牌大学本科录取。

陈伯退休之前是一家国有钢铁企业的技术骨干,退休后,便回到农村老家伺弄老家分得的一亩三分地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,倒也悠闲自在。

近一年以来,陈伯明显感觉到眼睛越来越看不清,耳朵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身体已大不如前,三天两头的不是这酸就是那痛的,家里的药丸就一直没有断过,他后来一看到药丸就反胃想吐。

儿子自从进城工作后,平时就很少回家了。忙起来的时候三月五月连也没有时间给陈伯打。陈伯也不计较这些,他知道儿子工作忙,还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所以他是病了自己去看病,饿了自己去做饭,尽量不麻烦和打扰儿子的生活。

“哎呀,糟糕,看我老头子这记性,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,刚刚才放下的东西竟然找不到了。”陈伯一边埋怨自己一边在屋里翻找东西。今天是妻子的生日,陈伯想拿点纸钱和香烛去祭奠下妻子,他要告诉妻子,儿子已经长大成人,并且还有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。可是才理好的纸钱他竟然不知放在哪去了。陈伯在屋里急得团团转,但就是想不起来纸钱放在什么地方了。

“二哥,二哥!”说话间,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头推门走进来。来的不是别人,是陈伯的三弟。陈伯抬头看到弟弟进来,忙说:“老三,快帮我找找,我刚理好的纸钱放哪里了,我这左找右找都找不到。今天是你嫂子的生日,我要去看看她。”三弟扫视了屋子一眼,指着陈伯身后的凳子埋怨道:“二哥呀,你可真是老糊涂了,那纸钱不明明在你身后的凳子上嘛,还到处找。”

下过几场秋雨后,天气越来越凉了。一大早,儿子打来,告诉陈伯今天回老家来看他。接完,陈伯顿时变得精神起来,脑子也清醒了不少,他忙着摘菜洗肉,早早地就做好一桌丰盛的饭菜,等着儿子媳妇回来开饭。陈伯烧得一手好菜,年轻时在单位可是做菜出名的高手,当年就是凭一手好菜把妻子娶回家的,每次说到他的厨艺,他都特别自豪。

饭菜上桌也有一段时间了,眼看着几个热菜都不再冒热气儿了。陈伯走到院子里,看看天也将近中午,便拿出打给儿子陈继伟,通了,那头的儿子说:“爸,有什么事吗?我还没下班呢。”陈伯说:“继伟,你不是说和媳妇回来看我吗?这都中午了还没到?我做好的饭菜都快凉了。”“爸,您是不是糊涂了?今天才周五,我们还在上班呢,我早上打给您是说的明天回去看您,明天是周六,你咋……”“哦哦,我真是老糊涂了,日子都记不清楚。”陈伯挂完,回到屋里看到那一桌子饭菜,有些失落。

晚上,陈伯拿起毛笔在挂历上周六的位置给圈上一个大大的圈,他害怕再记错日子。

周六,陈伯照例早早起床,看着挂历上的大圈圈,放心地去菜地里摘菜,又是一顿摘菜洗肉地忙活,不多久一桌丰盛的饭菜便又摆上了桌。陈伯看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品,对自己的厨艺相当满意。

不到中午,儿子的车就开进了院子。听到儿子锁车的声音,陈伯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出屋去,差一点被椅子绊倒。

院子里,陈继伟和打扮时尚的媳妇蔡玲玲拎着两盒礼品站在车旁,陈伯看到儿子和媳妇,搓着有些粗糙的手说:“你们回来了!”儿子和媳妇齐齐喊了声:“爸。”“快进屋,马上开饭,天怪冷的,不要冻着了。”陈伯关切地说道,三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。

陈继伟看到这一桌子色香俱全的好菜,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他顾不上在媳妇面前保持斯文形象,撸起袖子,伸手直往卤鸡腿抓去,眼看快要抓到鸡腿了,陈伯马上伸手把他伸过去的手一拦说:“洗手去,这样多不卫生。”

陈伯喜欢喝酒,平时自己每餐都会小试几口。今天儿子媳妇回来,他更高兴,硬是从柜子里翻出一瓶老白干,陪儿子干起杯来。父子俩说着家长里短,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,菜也让媳妇热过好几回了。

吃过饭,陈伯从抽屉里拿出妻子的照片,轻轻擦了擦上面的灰尘,对儿子说:“继伟啊,看你妈她笑得多好看。”说完,他将照片递给儿子和媳妇。陈继伟接过照片放到一旁的桌子上,对陈伯说:“爸,这张照片您都看多少次了,这句话您也说了不下千回了吧。我妈是最最最最漂亮的,好了吧!”“我说过这么次了吗?”陈伯自言自语地说。他将照片捡起来放进抽屉,晃晃悠悠地收拾起碗筷,进了厨房。

儿子媳妇每次回家总是来去匆匆,最多在家呆一个晚上。刚刚热闹一点的院子,随着儿子媳妇的回城再次恢复冷清。

晚饭的时候,陈伯把盐当成糖煮了一碗“糖水”给自己喝,刚喝了一口便吐了出来,他拿起白糖罐和食盐罐反复地对比,看了半天后,又摇摇头,坐在桌前一言不发。

“你爸摔跤了,快回来。”打来的是陈继伟的三叔,陈继伟立马向公司请了假赶了回去。

陈伯躺在病床上,脚上打着石膏,缠着绷带。陈继伟来到陈伯床边,蹲下来说道:“爸,您咋家里尊重孩子的选择不小心点呢?”陈伯侧了侧身,轻声呻吟了一声说:“唉!人老了,不中用了呗,不过我没事,你快回去上班吧,工作要紧。”“爸,不行我让玲玲请假回来照顾您?”陈继伟说道。“快别麻烦她,我这没大事,你们都走吧,我自己能搞得定的。”陈伯摇着头说。

才住了两天院,陈伯就要吵着回家。陈继伟拗不过父亲,只好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。回到家中,陈伯便将儿子“赶”回城里去上班了。

可是陈伯毕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这一跤看似摔得不严重,但是对于老年人来说,却是致命的,陈伯的身体每况愈下,近一段时间,连爬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三叔又打把陈继伟夫妇叫了回来。陈继伟和媳妇儿赶回来的时候,陈伯躺在床上已两天粒米未进了,眼睛微闭,显得十分虚弱,人也明显瘦了一大圈。陈继伟拉着陈伯的手,俯在床边说:“爸,我们回来了。您快些好起来吧。”陈伯听见儿子的声音,侧了侧头,看看儿子又看看媳妇,嘴角动了动,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。

陈伯抬起手,指了指墙角的柜子,陈继伟顺着父亲的手指方向,打开柜子,拿出一本银行存折,他翻开存折一看,里面的余额吓了一跳:三十万元,这是父亲省吃俭用攒下来的。他拿着存折来到陈伯面前,陈伯对他说:“继……继伟,这是……这是我最后的一点钱,留……给你了。”说完,陈伯眼角滑落两行浊泪,手无力地垂落在床上。

陈伯死了。陈继伟夫妇给他置了一块墓地,从速办了一个简朴的葬礼。没等陈伯过三七,他们便变卖了老家的房子带着陈伯留下的银行存折回城去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转眼三年过去,陈伯那座孤矮的坟堆杂草丛生,除了墓碑上那行“孝男:陈继伟,孝媳:蔡玲玲”之外,竟连一丁点纸钱灰都看不到……

共 277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陈继伟从小没了妈,是父亲陈伯屎一把尿一把带大了他。他倒也争气,考上了学校留在城里工作。陈伯退休后一个人在乡下过日子,倒也逍遥自在,就是常常犯糊涂,只有儿子儿媳回来时那满满一桌菜人们都在渴望稳定格外的清香。儿子却很少回家探望,就连也吝啬的打。陈伯摔伤了,儿子以工作忙的理由离开了。弥留之际,老人不忘把一辈子攒的积蓄交给儿子,儿子却带着这些钱再没回来过。坟头孤零零没有人添过一把土。小说细节刻画细腻,在品读中扪心自问,何为孝?耐品耐读,推荐赏阅!【:老土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0:08:40 晚上好!儿子真的清醒吗?一篇耐人寻味的小说。只是文中出现烧纸钱虽然是民间习俗,但是现在很多农村已经文明祭祀,或献花或填土以寄托哀思。不过只是老土朽木之言,那样写情节也合理。祝愉快!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
回复1楼文友: 21:46:50 谢谢土编中肯的点评建议。烧纸钱吧,现在在大部分农村地区还是存在的,毕竟这是传统,一下子改变是不太现实的。

2楼文友: 22:44: 9 祝贺友友小说精品!期待更多佳作!敬茶啦。

回复2楼文友: 2 :20:59 辛苦阳主编加精。谢谢。

楼文友: 07:55:29 子不孝谁之过,现在的儿女真的是没有一颗感恩的心。小说映射社会问题,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。祝贺收获精品。

回复 楼文友: 08:51:26 感谢雅润雅评。是啊,现在这个现象真的很多,现在一部分年轻人只知道啃老,又有多少人懂得要孝呢?

4楼文友: 1 :44:04 佳作再次细品,名副其实,恭喜精品!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
回复4楼文友: 16: 5:1 是老土编按精彩,为作品增色不少。再次感谢。

石家庄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
乌鲁木齐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
武威哪里专业治白癜风